□本報記者鄧新建
  □本報通訊員史璞松
  “以前處理村裡的矛盾糾紛時,感覺某方不對,但到底不符合哪條法律卻並不明確,自己也說不明白。法律顧問懂法律,能講清法理,又與村民無親無故、無仇無怨的,群眾最歡迎。”河源市龍川縣細坳鎮黃花村黨支部書記老楊說:“法律顧問幫我們解決了很多難題!”
  今年5月,廣東省委辦公廳、省政府辦公廳印發了《關於開展一村(社區)一法律顧問工作的意見》。河源市司法局組織全局認真學習研究有關文件和會議精神,主動爭取到市委、市政府的大力支持。
  記者瞭解到,為加強這項工作的組織領導和統籌協調,在河源市委領導下,該市於6月19日下發建立一村(社區)一法律顧問工作聯席會議制度文件,組建了以黨委政法委、依法治市辦、公安局、社工委、司法局等職能部門“一把手”為召集人,9個相關職能部門分管領導為成員的一村(社區)一法律顧問工作聯席會議制度;7月17日,河源市委、市政府印發《河源市開展一村(社區)一法律顧問工作實施方案》;8月20日,司法局又印發細化的工作方案,對試點縣各村(社區)法律顧問律師的配置作了推薦安排,幫助試點縣明晰全年各階段目標任務。
  “一個法律顧問進村入社區就相當於派出了‘五名大將’,他既是辦案員、調解員,又是信息員、宣傳員、參謀員。”廣東省河源市司法局局長肖偉星告訴《法制日報》記者,該市一村(社區)一“五員合一”的法律顧問工作取得了顯著成效。
  2014年10月24日上午,當黃花村法律顧問楊明添驅車風塵僕僕趕到村委會時,村支書老楊從熱鬧的人群中擠上前緊緊握住他的手:“太好了,你來了!前幾天村裡發生了件事情,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。”話音剛落,各自竊竊私語的兩撥人霎時安靜下來。
  “十幾雙眼睛就落在了我的身上。”楊明添告訴記者,來不及喝上一口水的他旋即被村幹部拉進旁邊的小辦公室介紹情況。原來,村裡相鄰兩戶人家因宅基地拆舊建新房的採光權發生矛盾,爭執中,楊某家兒媳一時激動,給對方李某潑了一身尿。李家人一氣之下找到村委會要求村幹部為其主持公道,並打電話報了警。“我感覺雙方都有錯,但就是講不明白,希望你來處理。”老楊把“球”踢給了楊明添。
  “李家新建房的陽臺延伸出來影響到了楊某家的採光,難怪人家有意見,這個是相鄰權糾紛;另外楊家兒媳的潑尿行為屬於侮辱他人的嚴重情節,可能涉及刑事犯罪,但是這屬於自訴案件,可以調解處理。”楊明添先跟老楊交了底,表明態度和原則後,又制定了調解策略:“法理我講得清楚,您和其他幹部就多勸說,別讓雙方激動起來。”
  回到村委會的大辦公室,楊明添立即主持調解,一場糾紛很快得到解決。
  楊明添的處理不僅贏得了村民的心,也得到當地司法局的肯定,更為所有駐村(社區)法律顧問提供了經驗。
  肖偉星介紹,河源客家山城目前涉山林土地糾紛最突出,家庭婚姻矛盾最常見,因此,河源市司法局有針對性地邀請當地國土資源局、林業局法制科室相關工作人員以及資深律師培訓進村(社區)當法律顧問。
  記者瞭解到,目前該市已在東源縣和龍川縣全面鋪開一村(社區)一法律顧問。但由於當地律師人數少,符合參加村(社區)工作的律師僅有百餘人,村(社區)卻達1425個,因此,當地不少律師一人身兼5至7個村(社區)的法律顧問。
  河源市律師協會會長葉勇的駐點村就多達7個,均是當地最為偏遠的村落。第一次驅車前往龍川縣貝嶺鎮米貝村他就為村民現場斷案。
  葉勇告訴記者,當時自己正進村張貼法律顧問進村居的宣傳單,有村民馬上上前邀請他:“您是律師,您來斷斷李謝兩家爭的那兩棵樹到底是誰的吧!”
  李某說,2011年10月,他從深山老林里發現兩棵桂花樹就將其移植到自己門口,卻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。今年初,竟然發現老謝家門口有兩棵相同品種的桂花樹,李謝兩家為此爭執半年未果。
  葉勇針對兩人所說展開調查發現,李某擁有兩棵樹的證據不足,而且追訴期距離被盜時間已經超過兩年,從法律上判斷,這兩棵樹應歸謝家。可是老謝也沒有充分的理由證明自己擁有這兩棵樹。
  “如此斷案不明不白怕是要埋下不祥和的禍根。”葉勇說。
  於是他對雙方展開了調解。“老李家的樹不見了,碰巧老謝家又新種上,老李懷疑也是情理之中。你們雙方都有理由,但理由也都不充分;你們是同村同宗的親戚,又有遠方姻親關係,經常這麼鬧相互也都煩心。”葉勇建議:“一棵小桂花樹也不值幾個錢,不如兩家一家一棵?也讓它見證你們的情誼,等長大了都賣個好價錢。”
  兩家人會心一笑,欣然同意了。
  同樣是駐村法律顧問的李海峰告訴記者,除了斷案、調解外,他們還經常在駐村開展法制宣傳、開設普法講座,將村民訴求反映給基層政府,為村(社區)制定村規民約、審核合同等。“只有落實好‘五員’之責,我們的村(社區)法律顧問才能算合格。”李海峰說。
  (原標題:一個法律顧問相當“五名大將”)
創作者介紹

歷史

sk73skxbx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