■ 社論
  面對環境污染,官員的“不清楚”,或是抱怨權力“小”,只是推諉的藉口。一個地方,如果總是民眾只能被迫依靠邀請官員下河游泳,或靠給官員下跪這樣的悲情劇來引起重視,說明官員不稱職。
  一則市民“跪求”環保局長治污的新聞引發關註。4月25日,在江蘇省政風熱線直播現場,淮安市清浦區居民陳女士當場向淮安市環保局長下跪,請求儘快治理當地柴米河污染問題,並送上一瓶黑乎乎的污水樣本。對此,清浦區區長史衛東回應稱感到震撼,表示自己之前並不清楚。
  一條多年來黑水橫流、臭氣熏天的“墨水河”,居然要等到市民以“跪求”的方式反映,官員才會知情並“感到震撼”,實在令人啞然。市民的下跪陳情,既透露出民眾苦於污染侵害卻投訴無門的百般焦灼,也襯托出一些政府部門以及部分官員令人難以置信的麻木和遲鈍。
  這種麻木和遲鈍體現在兩個層面,其一,地方官員對於河流污染視若無睹,儘管柴米河被污染已經持續多年,沿岸民眾飽嘗黑水之苦,但是當地官員卻表示“並不清楚”;其二,面對市民投訴,市、區兩級環保部門漠然的表現讓人驚詫,淮安市環保局工作人員只是表示將投訴單批轉下去,而清浦區環保局工作人員則乾脆讓市民把事情鬧大,還說什麼“像我們這樣小小的環保局,能有多大作為?”
  且不論區長是不是真的不清楚,或許區長有更重要的公務,確實不瞭解轄區內一條河的污染,但即便是真的“不清楚”,也並不意味著沒有責任。河流污染事關當地市民的切身生存環境,屬於迫在眉睫的重大民生問題,豈能因為“不清楚”而寬宥自己?
  而環保部門對於民眾投訴的處置方式,則完全堵死了民眾正當反映情況、表達訴求的渠道。環保局長批評工作人員“懶政”,其實,這樣不拿民生當回事,習慣於“玩太極”、“踢皮球”的做法,由來已久,並非新近的發明。嚴格說來,這種輕飄飄的敷衍和推脫,不僅僅是“懶政”,而應該是“瀆職”。
  至於清浦區環保局官員抱怨的“小小環保局難有大作為”,也是在推脫。雖然環保執法有時確會受到地方干擾,但是這並不是說環保局一點都不能作為。而且,通過的環保法修訂案亦大大增加了環保處罰權力和力度,被專家稱為“史上最嚴的環保法”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環保部門還一味抱怨,只能是在逼得民眾投訴無門的同時,也喪失掉與民眾聯手治污、良性互動的可能。
  認真履職,真正將民生疾苦看在眼裡、放在心上,本來就是政府官員的職責所在,也是現代政府合法性的基本倫理,不應該有任何的猶疑和麻木。在履職的過程中,固然可能出現利益協調的難題,比如,在發展地方經濟與保護生態環境之間,很多地方往往選擇前者而忽略後者。對此,政府部門更應該轉變觀念,積極尋求解決之道,而不是無所作為。
  面對環境污染,一些官員的“不清楚”,或是抱怨權力“小”,只是推諉的藉口。一個地方,如果總是民眾只能被迫依靠邀請官員下河游泳,或靠給官員下跪這樣的悲情劇來引起重視,說明官員不稱職,對此難道不該啟動調查問責嗎?  (原標題:治污為何要等到民眾“跪求”)
創作者介紹

歷史

sk73skxbx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